莆田小鱼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品牌导购:
小鱼APP火热下载中
小鱼诚聘英才
这里免费申请腾讯王卡!
等待验证会员激活方法:请添加小鱼投诉&客服QQ1102801199或微信号906061199
  • 文章
  • 帖子
  • 日志
  • 相册
  • 群组
帖子
查看: 1014|回复: 5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婚姻爱情] 有没有人告诉你,尸体是会说谎的?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8-4-25 15:3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死者名邓颖,女,二十六岁,身高163cm,体重51kg,已婚,职业白领。尸体现象检查:直肠尸温29.6℃,肌肉强直、僵硬,体表有坠积期片状尸斑,初步认定案发时死亡时间在6—8小时。”
“死者枕骨凹陷性骨折,凹陷为边长4cm左右类正方形,深1.7cm。蛛网膜下隙充血,第四脑室脑脊液血性,初步认定为钝器击打形成;脖颈处有0.7cm宽的皮下淤血带,表皮组织擦伤,痕迹学检查发现有植物纤维存在,为麻绳内粗制绳索勒出。”
敏慎念着助手递过来的尸检报告,看着眼前一个冰柜,眼中闪过一丝愠怒,说道:“死者会阴轻微撕裂,有被性侵痕迹,内有84消毒液残留物,DNA被破坏殆尽!”
助手点点头,插口说了一句,凶手一定是惯犯。
敏慎点头赞同助手所言,说:“就算不是惯犯,对消除犯罪痕迹也有一定了解,或许是从监狱中学来的。近些年刑满释放者,要重点关注。”
说完,她又指着助手的笔记本,让他记录:“第一现场法医初检认定死者是被麻绳勒住脖颈威胁后重型钝器击打致死,但我综合死者口唇发绀、肢端青紫,决定推翻这个结果。”
“我判断,死者为钝器击打后脑勺致昏,被凶犯猥亵后以绳索勒死,紫绀现象便是缺氧致死的证据。”
助手愣了愣,赶紧点头认真把她刚说的话一五一十的给记录下来,等记录完毕后,再看向她的眼神中已是满含敬佩。
敏慎今年二十四岁,军事家族出身,在东南省**厅工作,任法医科科长一职,是国内三四十个省厅中最年轻的科长,更是省厅内唯一的女法医。
这次云海市发生一起特大连环凶案,已有九名受害者,除了眼前女尸外,其余都是市局内的接手此案的法医。他们倒是没死,只是全都疯了。
法医一向以胆大心细著称,却接二连三的发疯,这不仅让市局震怒,更多的是惊恐,赶忙上报省厅,请求调派专案组支援。省厅头鸡紧急开会后,决定“请”敏慎往云海市走一趟,便有了刚才那一幕。
“把尸体抬出来吧。”敏慎又仔细看了一遍报告初稿,确认没有疏漏后,点点头提醒助手说。
助手点头答应,打开尸柜将尸袋取出,放在一辆推车上后与敏慎一块走出地下停尸处,往法医实验室走去。到了实验室内,他小心的褪去尸袋后把女尸放上解剖台,又将解剖刀等器械一一摆放在器材架上。
冰柜内可以自动调温,早就提前做好准备,让尸体缓缓解冻恢复正常状态。先前几名法医根本来不及做剖尸检查,一个个的就发病了,敏慎只能亲自动手。
她没有急于剖尸,而是戴上橡胶手套后轻轻在裸露的女尸身上按压,在按到小腹位置时,她发出一声惊疑,又用手指轻轻戳了两下,最终点点头,有了主意。
敏慎一伸手,用手指在女尸身上划了几下。助手会意,抄起解剖刀从女尸肩关节处沿胸下呈曲线划了两刀,切口至胸骨中段会和,他又从此处往下划刀,直至阴部止。
至此,女尸身上被划开一个“Y”形切口。紧接着,助手取出断骨钳将肋骨、胸骨剪断,把尸体胸腹腔打开。
做完这些,助手回头看着敏慎,以眼神询问接下来要干什么。敏慎没有回答,而是亲自动手,将女尸的肠子挪开,手托着一个空腔性器官微微抬起。
“子宫?”助手奇怪的问:“受害者子宫有什么问题吗?”
“你自己压一下不就知道了?”敏慎横了他一眼。他当然不敢真的打乱她解剖的进程,只好讪讪一笑,摇了摇头。
敏慎也没搭理他,取过解剖刀在子宫壁上轻轻一划,然后以大拇指从切口处伸进去,推出一个沾血的透明塑料袋,里边还揉着一团纸。
她将塑料袋放在一边,又在女尸肺部以及其余器官划了几刀,取下一些组织切片,说:“你去把他们交到刑侦技术处,让他们进行组织学、病理学检查。”
“好!”助手点头,又看向那个透明塑料袋,有些迟疑的说:“这个……”
“这我待会会把它交给刑侦队的。”她不耐烦的摆摆手,助理不敢再说什么,赶紧带着切片离开。
敏慎用镊子将塑料袋打开后,换了新手套以新的镊子将纸团取出,以免上边沾到鲜血。之后,她小心翼翼的把纸团展开,却见上边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
她皱了皱眉,明白纸团被人做了特殊处理,否则没必要刻意费大力气将它经阴道塞入受害者子宫当中。
想到这里,她站起身想要用实验室内的一切器材做个初检,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结果就在她起身瞬间,实验室的灯却忽然灭了。
“嗯?”敏慎有些奇怪,市局内有自己的供电设备和达行蓄电池,就算停电也不会突然黑了,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已经是深夜,实验室中黑灯瞎火,解剖台上还摆着一副开膛破肚的女尸,若是一般人肯定被吓得腿肚子都发抖了。可敏慎不是一般人,她只是再次皱眉,便捏着那张纸往实验室门口走去,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走廊上同样一片昏暗,敏慎正要开门找人问话,却忽的有股大风吹来,抚过敏慎后颈。
她打了个激灵,赶忙转身,却见窗户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
“有人来过!”她瞳孔微微扩散,很快有了结论。她记得刚刚窗户没打那么开,而且窗户轴阻尼很大,一般风绝对吹不动。
直觉告诉她,进来的那人,肯定和之前的法医莫名发疯有关。想到这,她有些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小心的往办公桌挪去,想翻出手电好好查查。
可还没走两步,静静躺在解剖台上的女尸忽然坐了起来,抬起右手指着敏慎。被打开的两半胸腔犹如蝴蝶翅膀,随风摇摆不定……
这么离奇的景象,依旧没能吓住敏慎,她冷冷一笑,娇喝道:“什么人在这装神弄鬼!”
她也顾不得去翻手电了,直接往解剖台走去。借着窗外传来的极微弱的光线,敏慎看见,解剖台周围根本没人。
“呼!”风声再次传入敏慎耳中,她飞快转身,却见一个极其矮小的身影蹿过。她哼了一声,蹲下身抽出藏在鞋里的弹簧刀,当飞刀对着影子射去。影子躲避不及受了伤,发出一声闷哼,慌不择路的翻窗跳走。
与此同时,灯泡发出一阵电流声,再度亮了起来。她顾不得那么多,赶紧往窗台走去。
云海市经济极度繁荣,稳居国内前五,市局的法医门诊楼同样气派非常,直逼省厅。敏慎所处的解剖实验室位于四楼,那影子除非不要命了,才会直接跳下去。
因此,敏慎追到窗口时并没有往下看,而是抬头望去,觉得影子很可能借助什么工具往上爬了。只是这一望,却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见到。她不死心的再往下看,依旧没有任何痕迹,倒是窗台上有一点血迹。
只要有血,便能进行DNA化验,锁定刚那玩意的身份。敏慎面无表情的走回解剖台,将一直捏在手里的纸团放入证物袋中,另取一根玻璃滴管将血吸起来,装进试管内。
做完这些,她又疑惑上了。刚才那家伙身材极矮,目测不超过一米,难不成是侏儒症患者?但一般的侏儒症患者行动迟缓,哪有他那么灵敏的。
敏慎摇摇头,走到办公桌上抓起卷宗翻了起来。在乘坐赶来云海市的直升机上时,她只是大致的翻了一遍卷宗,重点也仅放在事发现场与尸体表象上,而没过多注意受害者的档案。
这回再看,她嘴角微微扬起,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
受害者已婚,但没有生育记录,且常年与丈夫分居。根据警方调查结果,她与同事之间关系并不太好,与老板关系更僵。据说,老板曾对她有非分之想,却被她严词拒绝。
结合受害者子宫内被塞入一个纸团,如此残忍变态的手法,敏慎将仇杀列为第一可能,那么这老板,还有分居的老公,便有重大嫌疑了。
但光凭这点,并不足以引起敏慎的兴趣。关键在于,受害者同事中流传着一个谣言:邓颖在养小鬼,而警方在受害者家里也发现了一个半人高的罐子,开罐后发现里边有一具死婴。
敏慎当然不会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她好奇的是,死婴从何而来。
另外,刚才断电,肯定有人搞鬼,为的就是让方才那家伙溜进来。也就是说,尸体上还有什么秘密,没被发现。
想到这里,敏慎换了双手套,又走到女尸边上仔细摸索起来,但找了一会儿,也没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蛛丝马迹,看来还是得等组织学化验结果出来,才能理清头绪。
砰!
恰在此时,助理推门而入,急切的问:“刚有人将总电闸、备用电闸和蓄电池都切了,专员你没事吧?”
她淡淡的嗯一声,示意没事,又注意到助手额头一片乌青,便问他怎么了。
助理尴尬笑笑,说忽然停电,撞墙角了。敏慎哼一声,说道:“冒冒失失,像什么样!”
说完,她便摘下手套拿起试管和证物袋说:“把尸体封起来,送回冰柜去。”
“好!”助手点头,又有些奇怪的问:“专员你去哪儿?”
敏慎横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径直离去。
她先去往七楼法医技术科,将血交给里头的人员让他们提取化验DNA,又下了法医门诊,走到刚做尸检的实验室窗下,这里有一小排灌木,每天有人修剪,整洁无比。此时它也不显凌乱,说明那家伙没从这逃走。
敏慎皱眉想了想,又摇摇头往隔壁技术大楼走去。
刑侦技术科内自然还是灯火通明,主抓刑侦的副局也在其中。但敏慎没有与他们寒暄,只将证物袋交给他们,又交代些事情,让副局封锁局内,彻查上下,并令他通知刑侦队明天开会,便转身离开。
去到行政楼二楼会议室,有三个特警持枪立正。他们本是特种兵,后调入特警队,被省厅请求调派来保护敏慎,也是敏慎在特种部队时的老手下。
“队长!”他们敬了个礼,敏慎轻笑,说:“下去休息吧,天亮了还有大动作!”
“是!”特警知道敏慎的身手,根本不需要她的保护,便乖乖退下休息,以免到时候精力不足,反而误事。
打开会议室门,敏慎开灯走了进去,拼起几张办公椅,又从自己的行李箱中取出两张毛毯。这里将是她今晚的卧室,而几张椅子便是她的床。
她简单洗漱一下,将窗户掩上只留个缝透气,又取出一支袖珍手电别在兜里,便熄灯睡觉。
前几名接受案件的法医接二连三的发疯,意味着今晚很可能要出事,敏慎不敢睡的太死,也因此做了个梦。
她梦见自己站在地下停尸间,其中冰柜全部打开,无数被她解剖过的尸体一瘸一拐的向她走来。她轻轻一笑,满不在乎。
身为法医,无视一切怪力乱神,任何离奇的尸体现象,她都不在乎,何况只是一个梦。所谓习惯成自然,常人看来狰狞可怖的尸体,在她眼中与死鸡死鸭没有区别。较真的说,就算怕,也是尸体怕她,而非她怕尸体。
然而,她还是猛地惊醒,因为她忽的有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敏慎腰部一弓,迅速从凳子上弹起,尚在空中便取出了别在裤兜内的手电,等落地之时,手电恰好被打开。她忽的踉跄一步,觉得脑袋有些晕沉。
     
2#
发表于 2018-4-26 11:08 | 只看该作者
再然后、凶手是老板或亲夫??
     
3#
发表于 2018-4-26 11:09 | 只看该作者
全篇看二遍完!心寒气的……
4#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11:49 | 只看该作者
陈禾禾 发表于 2018-4-26 11:08
再然后、凶手是老板或亲夫??

     
5#
发表于 2018-4-27 05:03 | 只看该作者
6#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09:28 | 只看该作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